从PC端到移动端,复盘中国流氓软件“发展史”(2)

时间:2018-01-11 15:44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

“因为我自己没有平台,所以我接私活人家也只肯跟我按量结算,每成功捆绑安装一个(软件),对方就会给我一两毛钱,这是最开始时候的价格。”嘉浩告诉懂懂笔记,经过他拆包封装后,带有捆绑安装的软件,一般都是通过群分享或者网盘分享给用户,一开始下载的量比较有限,他一个月也只能通过捆绑安装赚个两三百元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其中一家一直没结账的软件商要结算前几个月的费用。他惊奇地发现,那几个月的“推广费”居然有五千块,捆绑软件的装机数量高达三万多。

“刚好那段时间,(下载站)因为版权问题被下架的软件越来越多,所以很多人在网上搜到我的网盘和博客,下载的量就上去了。”嘉浩表示,被下架的大多是办公软件,而他分享的恰巧也是这些办公软件,加上那个时候网盘版权抓得并不严,所以自己算是赶上了一个机遇。

通过一两款捆绑软件赚了一小笔,他开始潜心折腾起了这项“工作”,通过挑选常用却又难以下载到的软件进行“捆绑”,在毕业一年之后,他凭借着头脑的灵活,突破月收入万元大关。

缺乏版权意识造就了一批“免费”用户和做“捆绑”的技术员。在PC时代,无论用户还是“灰产”,在免费软件的这个问题上大家都是在“耍流氓”。

移动时代下与时俱进的“灰产们”,“流氓”耍出了新境界

从2013年开始,智能手机开始爆发,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把PC远远甩在身后。但这对于嘉浩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,因为他的收入因此大幅减少。

“手机和平板的功能越来越多,性能也越来越强,使用电脑的人也就越来越少。”嘉浩告诉懂懂笔记,随着许多网盘的分享功能被加以规范,他开始瞄上了移动端的APP。

“相对于PC端的软件,手机APP的捆绑门槛就高了些许。”嘉浩说,为了实现APP的安装捆绑,他花了大量的精力研究了许多资料,决定从安卓平台开始“试水”,“毕竟iOS难度太大,甚至说不可能实现。”

经过一轮尝试后,他发现,虽然APP捆绑多个应用的方式较电脑软件复杂,但原理基本上和电脑软件相似。

“通过捆绑器把主程序和捆绑的程序解包,通过修改代码改变程序安装的流程,让其执行完主程序安装过在执行捆绑的程序,最后封装成新的APP。”嘉浩表示,为了避开许多手机安全软件的查杀,他还会对(捆绑)程序本身进行加密,让封装后的APP具有一定的免杀性。

此外,他发现周围同行还有一种方法,就是在APP中捆绑写入自动下载的程序,当用户安装完软件之后,程序就会自行启动帮用户下载其他的软件。这种类型的捆绑APP,往往最让用户防不胜防。

解决了APP捆绑本身的技术问题之后,嘉浩接下来就要解决分发渠道的问题。

“捆绑后APP需要上传到尽可能多的应用商店,让用户下载。”嘉浩表示,最难的并不是上传到各类APP分发的应用商店,而是要“逃脱”应用商店的检测,“一般(手机)厂商自己开发的应用系统我是不会选择的,因为有很多都是人工检测,(检测人员一旦)拆包就能看到有猫腻。所以我会选择第三方应用商店,因为绝大部分都是系统检测,有一定的漏洞。”

为了有更多用户来下载,他选择了手机上最热门的单机游戏作为捆绑对象,借助游戏本身的受欢迎程度,嘉浩获得了不错的下载量,“寄生”在游戏APP上的捆绑软件装机数量也十分可观。

据嘉浩介绍,那时还有一部分“同行”在游戏APP的操作界面和按钮上做“手脚”,让玩家不小心点到按钮或者触碰到相应的内容,后台就会自动下载安装另一款“捆绑推广”的APP应用。

“厂商一般不会管安装上之后有多少人卸载,只要装上就可以了。”嘉浩说,捆绑安装的这些软件,基本上有两类,一种是根本没有实用功能的软件,另一种是照搬别家应用功能的“山寨货”,因此相对于APP的留存率,厂商们更看重装机量。最终,大多数软件是要卖出去“套现”或者骗投资的,所以软件本身制作得也不走心。

当问及捆绑的软件被“强制”安装到用户手机上时,能从厂商拿到多少钱时,嘉浩犹豫了一下,“一般都是两三块钱,(遇到)有些豪气的厂商会给到五六块,这比(PC端)捆绑软件高多了。”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