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震中“抢通”九寨沟-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

时间:2018-01-12 09:03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

一场七级地震过后,有着人间仙境美誉的九寨沟,伤痕累累。

根据中国地震台网公布的数据,过去的六天里,九寨沟县一共发生了31次余震,平均震级3.4级。

已经松动的山体,每经历一次余震,大大小小的碎石都会从山坡上滑落。

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,一支支央企救援队不畏艰险,第一时间深入震中,疏通道路、恢复供电和通信、提供物资保障……

20小时疏通九道拐

陈桂虎一行10多人徒步进入震中时,已是后半夜。

九寨沟地震发生后,位于66公里外松潘县的中铁二局成兰项目所在地,震感强烈。

一个小时后,中铁二局成兰铁路工程指挥部项目办公室主任李彭、项目经理陈桂虎便带着项目部的其他队员先行赶往灾区。

行进一半时,道路堵塞,他们只能跳下车,带着手电筒、防护用品、铁锹和钢管等设备,跑步前进。

9日凌晨两点十分,他们抵达位于301省道附近的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。地震过后,那里一片黑暗,作为较早进入灾区的央企救援队伍,他们赶到后即刻搜救。

天亮后,原本要继续前进的队伍,被酒店前方不远处的九道拐路段“拦”了下来。九道拐位于九寨沟西线途中,从松潘县出发,经过九寨黄龙机场行驶50公里处。因有九个急险的拐弯处,而得其名。

从松潘县方向深入震中漳扎镇,九道拐几乎是一条必经路。震后的九道拐,早已被一块块滑落的巨石块堵住了去路,这也是301省道连续跨踏线路最长的段落。

陈桂虎粗略计算过,九道拐大约有20处左右发生堵塞,其中大的堵塞有5处。为了让抢险救援车辆尽快前行,9日早上开始,中铁二局的队伍开始配合当地武警官兵一同疏通九道拐。

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。但平日里开车不到8分钟就能通过的九道拐,却足足用了20个小时才被疏通。陈桂虎带领挖掘机部队在前,把高边坡上堆积的碎石小心翼翼地挖下来,由身后的装载机转运出去。

白天,大大小小的余震不断。石头掉落前,山体上会先起灰,身处机械装备周围的安全员负责观察周围山体的情况,一旦看到哪里起了灰,就赶紧用对讲机把车上的司机叫下来,迅速后退撤离。项目救援队平均年龄在28岁左右,李彭作为主任年龄稍大,“青年人占90%以上。”

晚上,救援队大部分人只能在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外的树林里露宿,打地铺。“有两个临时搭建的帐篷,只能住四个人。”那几天,李彭每天平均休息五个小时。前方作业的挖掘机和装载机的司机,一天连续工作近13个小时,中间很难休息。“这些司机最危险,他们在车里驾驶作业的时候,几乎听不到山上石头滑落的声音。”

8月10日凌晨2时30分到5时多,九寨沟县共发生了四次余震,最高时有4.3级。余震到来,石头滚落的声音,惊醒了睡梦中的人。救援队的成员打着手电筒,勘察周围山体情况。夜间,石头滚落的声音比白天听起来更加响亮。“哗、哗、哗”,李彭这样形容。

8月10日白天,救援队再次开始清理道路。下午4时多,项目救援队完成九道拐处疏通清理成双车道300米左右。但偶尔出现的余震,让已经疏通的一些路段再次发生垮塌。下午5时48分,震中发生4.1级余震,当时救援队正在疏通九道拐第一拐往松潘县方向的一段20米左右的道路,一块好几吨重的巨石就在挖掘机前方7、8米远的地方,“哐”地一声砸了下来。

那一刻心里到底什么感觉,李彭过了许久也形容不出来。

这是他第三次在四川参与抢险救援,头两次分别是今年6月和8月的茂县山体垮塌。和前两次抢险作业不同,李彭觉得,地震后的抢修有太多不确定性。“单独的山体垮塌有明确的位置,但地震后还有很多余震和山体滑坡,不可控的危险很多。”李彭说,前方抢险作业人员永远不知道,下一刻,会不会有滚落的石块从头顶上砸下来。

10日晚8时40,九道拐路段在断断续续的余震中,终于被全部疏通。这天,是李彭妻子的生日,地震前两天,李彭的妻子刚刚带着女儿到达松潘县。

李彭在朋友圈里写道:“很遗憾,但我相信你会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……”他特意拍下了灾区树林中的花朵,传到朋友圈,作为送给妻子的生日礼物。

修复110千伏的变电站

徒步进入震区时,彭秋杰被道路两边完全变了形的青山惊呆了。

有的山上这少了一块、那少了一块,“像鬼剃头一样”。一些高三四米、宽五六米的大石头横亘在道路中央,旁边散落着被砸毁的巴士和小汽车。

作为国网阿坝供电公司新闻中心主任,彭秋杰很为前期进入的同事担心。地震发生后不久,在附近检修故障的国网松潘供电公司运检部主任达红就收到命令,带领14名同事赶赴位于震区干海子村的110千伏九寨沟变电站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